身边两人大惊,不可思议道:“莫非计旭真敢杀人?先是背叛旧主,又贪墨军粮,再手刃同僚,消息传出去,恐怕不止是我等西凉众人看不起他,就连天下人,也会看不起他。“

    “看看吧,这件事究竟会如何,我也不清楚。只是某奉劝诸位一句,最好管好自己的手下人,否则我等还能不能从这俘虏营里出去,可就难说了。“

    闻言,另外两人也是面有深思之色。

    他们从年昭的话中察觉到了不同的信息,其中一人直言问道:“年将军,莫非已经看出了什么?还望能不吝指教

    年昭仍旧摇头,道:“看出什么,倒是不至于。只是此番我觉得,恐怕真不简单,说不定就要先死上一批人。“

    “究竟有何不简单?莫非这大汉皇帝还敢杀俘不成?他一个九五至尊,金口一开,还能反悔不成?“

    “陛下自然是不会反悔的,只是杨绩呢?计旭呢?我等西凉军抱团而成,又有三、四万之众,换做你是陛下,你会这么想?须知当年白起坑杀五十万赵军,世人皆以为此令出自白起,但凡是有识之士,谁不知道这是秦王的意思?“

    “这“两人有些慌了,他们将手按在佩刀上,摸了个空,意识到自己的兵器、甲胄还有战马早就被收掉,更慌了,急忙齐声问道:“年将军何以教我?“

    “无他!我观陛下军辎粮秣,虽不算充足,但还算足够。我等众人部下,又都是百战骁勇,只要好好约束部下,摆出顺从模样,自然可以过此难关。“

    不得不说,西凉到底还有人才,料到了刘协对他们的处理办法。

    他确实还有些许粮草,手中除了吕布、张辽、王鼎已经自己的皇庭禁军本部外,偌大的朝廷,就没有骁勇强战之军。

    但是,李傕、郭汜造下了天大罪孽,关中生产被彻底打乱。他的百姓尚且没有吃饱,不知道有多少人能够渡过这个冬天,他又怎么舍得将粮食用来讨好这些军阀头子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