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么一来,可想而知,如今的洛阳是怎么样的一幅混乱景象了。

    光是这些还好,拿回田地的那些世家大族如果和当初杨琦做河南尹的时候那样,和那些流民有着一个租赁田地的契约,约定好合理的地租,依旧有那些流民耕种田地,也不至于有着多大的问题。

    但是有些人确实贪得无厌到了极点,地租定的极高不说,居然还有人想要当初屯田知道如今的地租,想要那些流民补交。

    这下可就是直接捅了马蜂窝了。

    虽然说只是有些起意想要这么做,但是,本就是试探的流言传的极快,随即就变成所有的地主都想要用这种手段,来弥补他们过去的损失了。

    这种流言一出,不用说,所有的流民大为恐慌,就是已经和地主达成约定的流民,也人心惶惶。“最近潼关那里,洛阳过来的进入三辅之地的人,越来越多,都是拖家带口,想要来到三辅之地讨生活的流民。

    说到这里,鲍鸿叹息一声,继续说道。

    “幸好的是,当初在洛阳,屯田也实行了一段时间,即便是没了田地的流民,都有着一路的口粮,倒是不用我们费心。

    杨烈知道,鲍鸿这是痛心洛阳那些世家大族的胡搞,并不是担心三辅之地容纳不下如此多的流民。

    说句实话,就如今的三辅之地,只要有人愿意,有的是供给他们耕种的田地,顶多是不那么肥沃而已,但养家糊口,还是能够做到的。

    而且这杨烈从韩遂和马腾手中,还得到了一批牛羊马匹,用来耕种,是再合适不过得了。“那么,董承他们,或者说河南尹,对于这种情况,就没有一些动作?“杨烈倒是没有鲍鸿那种对于洛阳朝廷的担心,但也开口问道。

    “他们?根本不关心这些,原本朝廷的粮库里面,就有着我们给他们留下的粮食,加上这几年屯田所收的田赋,只要他们有的吃,谁会关心以后还有没有?他们觉得如今汉室都算中兴了,即便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