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千兵马出的大营,列阵之后,杨烈一马当先,走出军阵,对面马超早就立马等候。

    但只见那马超,狮盔蛮带,细腰乍肩,一身白袍下面罩着铠甲,手中银枪倒提,倒是一派少年英豪模样。只不过银面傅粉之中,一双桀骜不的双眼显示出这绝对不是一个轻易服人的存在。杨烈暗自点头。不管是演义还是三国志,这位锦马超就不是一个安分守己的家伙。

    自幼就武力过人,但是,却深受父亲和家庭环境的影响,有着那种羌胡习性的他,不当高傲,而且性格之中,颇有些见利忘义,任性自为的放肆。

    父亲马腾在的时候,还好,但马腾不再以后,他尽管武力过人,又有着母亲一方羌族的支持,但依旧是四处流浪,有过辉煌,却也并不能够安定。

    投过曹操,却又反目,杀得曹孟德割须换袍,差一点死于他手。

    身在西凉,却也纵兵围攻西凉刺史所居冀城,城破之后,杀州牧,杀名士,但凡有对抗者,无所不杀。最后搞得他几乎占据的西凉各处,纷纷造反,逼得他不得不战败之后,投奔汉中张鲁。最后被占据蜀汉的刘备收留,但也大多时候,闲置不用,,不过四十几岁就郁郁而去。倒是他的从弟马岱,到成了蜀汉的军中大将。虽然这只是杨烈在演义中和史书上得知的马超的一生。

    其中有着许多隐晦的被遮掩的东西,比如说门阀争斗,权力倾轧等东西,但作为根本来说,恐怕马超桀骜不驯的性格,也有着很大的原因。

    这种存在,用的好了,就是绝大的助力,用的不好,祸患也大。

    F杨烈来说,他欣赏的是后世书中描述的马超,是经过许多加工的存在,而眼前的这个桀警不驯的家伙,和那里面的恐怕差距遥远,今天兴起,想要见识一番,也不过是心里的趣味罢了,至于说因此会做些什么,那也要看对方会怎么样来做。

    “听闻镇北将军勇武过人,西凉马超想要见识一番。不知将军可敢赐教?“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