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邑久做河东太守,自然知道,有三辅之地去河东,自然由风陵渡过河最为便捷顺利。那么范先带领河东郡兵,自然这个时候,也是在风陵渡防守,拦阻贾诩渡河。

    但风陵渡距离河东郡城距离可是不近,而绛邑到河东郡城,不过是隔着闻喜,左邑两座小城而已。就是范先得知高干出兵,马上回郡城都来不及了。

    这会的王邑,根本不知道,这次高干进攻河东,本来就是卫固做的内应,反倒觉得自己吧郡守印信留给卫固,却是明智之举,不管怎么说,有着卫固在郡城,总能够坚守几日,让自己有时间求援吧?

    河东之地,有着盐铁之利,一旦落入冀州袁绍手中,对于汉室,绝对不利。

    他都敢擅自出兵河东,等占据了河东之后,隔河相望,威胁洛阳,汉室天子还能坐稳天下么?

    “难道又要重演董卓当政那一幕 ?“

    王邑尽管心里难受,还是不敢怠慢,再也顾不上太尉杨彪和杨烈的亲近的关系了,连忙赶到太尉府上,请求觐见。

    王邑并不蠢你,他也知道,如今的洛阳,就是身为卫将军的董承手中,也不会有着救援河东的兵马实力的。要想不让河东落入袁绍之手,还是来找杨彪,靠谱得多。最少弘农那里,可是还有徐晃一部兵马,再不济还有长安的司隶校尉鲍鸿和杨烈呢。

    之所以他想要阻拦贾诩到任河东,并不是觉得鲍鸿和杨烈有着异心,而是他不想离开,拥有盐铁之利的河东,仅此而已。

    而且,在郡守位上,坐了这么久,再让他回到洛阳任职,他是根本不愿意的。

    只是他并不知道,尽管河东交给费诩,他也不会来到洛阳,而是要去比河东太守更为显赫的左凤翔任职的。那可是三辅之地。仅仅次于河南尹和京兆尹而已。

    董承给他的密信,也是有选择着说的。不过是为了给鲍鸿杨烈添堵而已。可不是真的想帮王邑,保住河东太守。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