渭南本就距离潼关不远,而且潼关外面驻扎的西园军杨烈,如今又是和张济段煨他们处在关系友好的时候,加上段煨在张济的劝说下,也有着投靠杨烈的意思。

    所以,尽管段煨的大部分兵力,依旧驻扎在潼关那里,他却是也带领一千精锐的西凉骑军也到了渭南,来迎接天子。

    投靠杨烈不过是以后的打算之一,而眼看天子就要重回洛阳,大汉皇室依旧还会存在呢,所以,段煨前来迎接天子,在心思上,谁还看不出来?

    不过,由于他的西凉出身,不过是和杨琦一起,面见过天子一次之后,就被那些朝臣,有意无意的给排除出了天子左右。到是杨琦,如今似乎成了天子东归洛阳的重要人物。

    不但是段煨,自觉摆脱了被别人挟制的朝臣们,就连代表鲍鸿和杨烈的郭嘉郭奉孝,也一起给排挤到了外围。至于同是出身西凉的贾诩,就更不用说了,只有张济,由于手下有兵的有缘故,加上天子喜欢张绣,被点名宿卫,还算能够接近一些。

    “咱们这是何苦呢?“

    段煨见状,对着贾诩诉苦说道。倒也没有特意瞒着郭嘉,而是当面说的。对于段煨的诉苦,郭嘉没有说话,而是笑笑而已,只有贾诩开口说道。“为了汉室。

    但也只有这四个字,随后便闭口不言。

    段煨脸色扭曲几下,不再开口。直接出去,去找张济去了。“天子东归以后,不知中郎将如何自处 ?“等到段煨走了以后,贾诩开口问道。“大不了闭门练兵就是。“

    郭奉孝云淡风轻,回答一句,便也出去了。

    贾诩看看潇洒离开的郭奉孝,若有所思,随后直接起身,去找段煨。而段煨此时,正在和张济谈话,语言之中,不乏试探张济的打算。

    对于段煨的试探,张济到是直言相告。说等到天子出了潼关之后,他就寻找机会,讨得一道诏命,名正言顺的去做南阳太守。

    “张绣侄儿颇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