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人一听,都明白是怎么回事。当初董卓逼天子迁都长安,为了堵住关东诸侯,留下大将段煨镇守潼关,如果杨烈的西园军想要来接应天子,要么得到段煨的同意,要么攻下潼关。但潼关天险,是这么好攻破的么?要是那样,还叫什么天险 ?

    所以,尽管是面对着郭嘉这个西园军司马,许多人还是露出失望之色,发出一声叹息。但董承却是明知道有着潼关段煨阻隔 ,却盯住郭嘉 ,质问说道。

    “既然杨烈能够在弘农等候迎接天子,怎么不带兵前来?这不是坐看天子重新落入李傕郭汜手中么?“大家一听,就知道了董承这是在吹毛求疵了。但是,事关自己的性命安危,都有些怨忧杨烈,自然无人开口辩驳董承说的不对。

    郭嘉也当然知道,不过,依旧笑眯眯的看着董承 ,一拱手之后开口问道。“郭嘉见识浅薄,不知这位大人官居何职,又是哪家高才?“董承一听郭嘉求问,昂然说道。“国舅董承 ,现居安集将军。“

    “既然是安集将军,又是国戚,那就应该有些见识,潼关有西凉段煨镇守,不知这位安集将军是要西园军攻打潼关?还是要西园军出现在长安,逼李傕郭汜对天子不利?郭嘉倒要请教,不知阁下可有教我?“

    郭奉孝此言一出,大家都明白了。

    勿怪杨烈没有越过潼关,出现在长安,而是驻扎在弘农,等候迎接天子。

    要知道,段煨可也是西凉大将,不说他愿不愿意放杨烈过潼关,但只要杨烈一出现在长安地面,李傕郭汜绝对会得到风声,那种局面之下,试想郭汜李傕还会这么轻易放回天子,以及公卿大臣,交于张济,护送回归洛阳么?

    绝对不可能的,也就是李傕郭汜看在张济段煨也是西凉军中一员,才会放过天子和公卿大臣的。毕竟就是在张济手中,那也是在西凉人手中,更何况即便是张济和段煨联手,也是不敌李傕郭汜两个的。

    要是他们知道,这中间有着西园军存在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