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辟,汝南一别,一向可好?“

    刘辟听得属下禀报,尽管心中疑虑,但龚都被人活捉,自然是要去救回,而且对方既然言之凿凿,说是故人,难道真的是哪一个太平道中故人不成?

    所以,急忙上马下山,却没有想到,一见面,绝对不认的不说,对方居然首先开口,说是和自己在汝南相识。这就让刘辟更加迷糊了。

    “阁下是何人 ? 我不记得有过你这个故人。“

    那是你多忘事了。当初,你带兵先进汝南,我随后跟进,但你却招呼都不打一个,直接带兵穿城而过,留给我一个走马取汝南的虚名,难道你居然忘记了 ?“

    杨烈含笑,直接用调侃的话语,说出两个人的渊源,顿时让刘辟一惊。

    按照杨烈所说,那就表明,对方不是别人,而是当时横扫葛陂黄巾的汉室将军。“只是怎么这个视乎找上门了?难道这也是袁家人的缘故 ?“

    刘辟知道了杨烈的身份之后,不由得惊诧不已,但仔细一看,倒也不像,毕竟对方单独一个,有些随从,却未带大军,这是干什么?莫不成真的是为访友?

    正在疑惑之间,杨烈看着刘辟一笑说道。“放了龚都。“然后对刘辟说道。

    “不管怎么说,当初虽未谋面,但总也算是有些渊源。怎么?不想和我这个故人坐下聊一聊 ?“

    不管怎么说,人家见到自己,直接放了龚都,还是好言说话,刘辟虽然觉得更加摸不着头脑,但能够身为渠帅,胆子见识还是有的,也就朱姐下马 ,向着杨烈走过去,抱拳说道。

    “多谢将军放了我家兄弟。“

    “不过是凑巧而已,算不得什么,刘渠帅请坐。“

    荒郊野外,自然没有桌凳,但在道旁草地上,随从早就铺好席子,摆上酒食,让杨烈和刘辟龚都落座。刘辟坐下,龚都虽然觉得憋屈,但也知道自己兄弟不是杨烈的对手,加上对方刚刚放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