旁边一人听的杨烈话语,也是一笑说道。

    “不错,你的部曲也太过小心了。这种地方,荒无人烟,又赫然缳辕关相近,那里驻有河南尹的官兵,别说兵马了,连毛贼都不敢靠近。村中不过是些行商,搭伙而行,以策安罢了。“

    杨烈一听,此人中气十足,兼之见识不凡,就直接看过去,却是一个而是出头的青年书生,就拱手说道。“不知先生高姓大名 ?可否赐教?“

    “不敢当,不敢当,在下徐福,颍川长社人,自洛阳游学回家,看望老母。到是惊扰贵人了。““不妨事,路上遇到,就是缘分。本就有心请教,进村再说。“

    说完之后,延手邀请那徐福和自己一同走进荒村。

    亲兵早就寻找一处平坦地方,加以打扫,铺上羊毛粗毯,用于休息,杨烈请那徐福一同落座,有属下端上热水,洗漱之后,再有瓜果点心,以及一些淡酒上来。

    杨烈殷勤说道。

    “在下弘农杨文烈,先生请用。“

    那徐福倒也并不拘谨,捻起一块点心吃下之后,在喝了一口淡酒,才开口说道。“多谢款待,不知足下有何事想问 ?“

    杨烈一看此人形状,以及动作,心中就已经肯定,这是一位读书人,还是相当有着学识礼仪的那种,就先是一笑,才开口说道。

    “文烈一直未曾远行,只是在家中附近打转,今天第一次出门游学,却陡然发现,缳辕关内外,诸多不同,不知这是为什么?先生可知 ?“

    听到杨烈是询问这种事情,那徐福脸上一愣,随后有些苦涩的说道。“福自然知道。君可知当初黄巾之乱,颍川最烈。故而有此景象,不足为奇。““但是怎么缳辕关关内关外不一样呢?“

    “灵帝为平定黄巾之乱,护卫洛阳帝都,所以设立八关,缳辕关就是其中之一,关内平和,关外纷乱。因此而已。“

    “可已经过了这么久,难道颍川之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