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好的是,此时的洛阳,不但有着官城和外城的区分,就连宫城也是独立存在的那种,连南宫北宫也是独立的建筑,有着复道相连,所以,没有殃及民宅,只不过外城的那些民宅的主人大多是一些富户,被董卓抄家以后,强逼着迁往长安去了。

    所以,如今的洛阳,不但人口稀少,到是便于杨烈他们救火。

    但即便是这样,也让董旻重点关注的天子所居南宫,被一把大火几乎烧成了白地。

    要知道如今虽然诸多大殿开始使用夯土砖瓦建造,但那些粗大的圆柱以及地上铺的可都是上好的木材,加上雕梁画柱,以及各个地方所用的大漆,绝对是上好的引火之物,一旦烧起来,几乎是救无可救,只能看着不让火势蔓延到别的地方而已。

    所以么,尽管杨烈急忙赶来,努力救火,但依旧没能阻止南宫和宗庙社稷,被烧成了废墟。

    不过到是由于杨烈来的快速,让董旻没有来得及运走宫城之中的粮库里面的粮食,和武库之中的那些武器铠甲,这让杨烈总算是没有白白忙活一场,光是这些东西,就足够他养活如今手下的几万兵马呢。

    到处巡视一边,正在觉得高兴的杨烈,还没有松下心头的一口气,就有人跑来禀报,说是城外,出现了那些讨董诸侯的兵马。

    “是哪—路的人?“杨烈一惊,急忙问道。

    他怎么都想不到,居然会有人如此迅速的赶到洛阳。“具体不清楚,但是,大旗之上,是一个孙字。“

    “孙?那就不会错了,应该就是长沙太守孙坚。“杨烈一听这个姓氏,还用想么?熟读三国的人,都会想起一样东西,那就是传国玉玺,据说,孙坚就是在董卓焚烧过得宫中一口水井之中,见到紫气盘绕,才得了传国玉玺,就此直接带兵回了江南 ,半路被刘表要了性命的。

    “他们是追击西凉军,还是冲着洛阳过来的? ““看样子是直接冲着洛阳来的。“那倒也好,就看看这位乌程侯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