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颖是只能在一边劝,庄伯是基本上什么事情都不插手,只会照顾院子里的花花草草,每天都是如此,不过那花花草草,却也只看见,茂盛找来蚊虫的草,花是没有看见多少。

    “姐姐,这里的生活还真是有趣”凌朔望道,“这么多的红颜知己,江先生真是幸福”

    “弟弟你该不会是羡慕吧”凌一一摇头。

    “只是佩服,江先生果然了不起,而下面的两位想来也不会真的动手”凌朔望开口。

    “为什么,那眼睛就要吃人了”

    “姐姐,你不懂,谁动手,谁就输了”凌朔望一眼就看出来当下问题的关键所在,两人谁先动手,就表示自己绷不住,那就是输了。所以,两人只是做出样子,告诉对方,自己要动手了。

    “没看出来”凌一一摇头。

    “谁先出手,谁就失去了资格”“我想我们都是这么想的吧?”

    “我知道你也是”沈蓉点头。“看起来,你的确有资格,和我坐在一起”

    “彼此彼此”

    率先出手的一方,定然是心里上输了的一方,也是以后心怀愧疚的一方,这样日后,可就没有什么说话的权利了。两人这么做,其实还是输了邵红衣一筹,不争之争。以退为进,才是最好的办法。不过邵红衣并没有想到那么多,却得到了最好的效果。

    “总要分出一个胜负,免得以后麻烦”易然道。

    “你还是不放心,认为自己没有必胜的把握,其实你已经输了我一筹”沈蓉道,“如果江云真的喜欢你多一点,那你绝对不会说出这样的话来,你对我的忌惮,我很开心”

    “你想多了,我这么做只是为了保险,以后防止你赖账,先赢了,不是正好么?”易然冷静平常的说。

    “那要是你输了呢?”“你输了以后,我可不会让你给我端茶倒水”

    “你想得美”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