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到忘,倒不如说自己心里拿起来什么,那拿起来的放心,就是忘”邵红衣问。

    “细细观察,小心谨慎,境界来的时候不要害怕,境界走的时候也不要去追他,你在当下”江云嘱托。

    一番话说完,邵红衣便沉浸在自身的感悟之中,她很急切,确实应该第一个要忘记的,江云是旁观者清,可是旁观者说,却不一定能传到邵红衣的心中,一切都要靠她自身去发现。忘掉要提升境界的急切。忘记眼睛,看可看,忘记耳朵,听可听,忘记言语,说可说,这就忘我,天地合一。

    江云悄悄的离开,再见用不着说。

    天色尚且早,不过是凌晨五点,当然六月份的天,早的快。江云推开门,下楼,回到江家。这一切就像,老公外遇之后的心里状态,十分忐忑不安,担心被发现。其实江云知道,应该早就被发现了,所以走一步看一步,却是最好的办法。

    “庄伯早啊”江云招呼。

    “少爷,你回来了”庄伯点头,“壮壮一直在找你,等你呢?”

    “奥”江云想到了自己要对凌壮壮做一些特训,提到他的实力,被忘到脑后,不过现在却是一个好借口。

    “壮壮,江哥回来了”江云叫喊,“怎么还不出来呢?”

    “哥,你大早上的吵吵什么”江颖第一个被吵醒,“哥,你还知道回来”

    “不就是失踪了一天么?再说了我已经打电话告知过了,不能叫做不辞而别把”江云为自己找了一个解释。

    “哥,我是无所谓,可是别人是不是这么样,我可管不着”江颖说。

    “那小颖,别人是怎么想的”江云问,看看是不是在生气。“对了,你知道我出去干什么了么?”

    “知道,哥,你不要抱有侥幸心理,事情都上报纸了,你觉得还能躲过去么?”江颖说,“你现在还是想象一下,怎么解释吧?”

    “不需要解释,我一个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