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涛又拿起一个酒瓶又是朝左御的头上砸去,比之前更狠,差点儿就命中要害了。

    左御直接痛晕了,自己做梦都没有想到有朝一日会自己被老爹用酒瓶给收拾,这是多么疯狂的事情啊?

    “方先生,这个交代够了没?”左涛转头又问,显然心里的愤怒已经快要爆发了。

    曾雅涵担心再这样下去真会出大事,连忙冲上前急声替方阳回答道:“够了,够了,这个交代够了!”

    方阳见曾雅涵一边说还一边使劲的冲自己眨眼,顿时就被逗笑了。

    “行了!她说话也好使,带上你这个坑爹货儿子走吧。回去转告樊阔海,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但我保证这是最后一次。”

    左涛阴沉着脸,连忙下令让人抬着左御离开。临走前,还不忘深深的看了一眼方阳,这次自己真是栽的很惨,绝不可能就这么算了。

    左涛离开后,曾雅涵才如释重负的坐了下来。刚才自己心里压力实在太大了,浑身早已不知不觉间被冷汗浸湿。

    方阳轻轻一笑,对于曾雅涵这样的普通女子,肯定是被刚才那一幕给吓着了。

    方阳环视了一眼,周围的人都用异样的目光看向自己,看来自己再想隐瞒身份是肯定瞒不住了。

    “好了,事情都已经过去了,今天在场所有的消费我买单,就当给大家赔不是了。”

    “好!方先生果然厉害啊!”

    “就是,左御那小子我早就想揍他了,没想到今天居然被你打了,哈哈哈!”

    有人买单,大家心里自然高兴。毕竟这里的消费可是很高的,能省点儿钱就省点儿钱呗。

    曾雅涵神色复杂地对方阳说道:“方先生,刚才都是因为我的才让你惹上了这么一个大麻烦,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方阳轻轻一笑,这丫头终究还是太善良了。那小子之所以会变成这样是自找的,她根本就不用自责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