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明日进城有些耽误时间,还是现在进城吧”刘青说着居然拍着坐骑,走向了城门口,赵云见状,无奈的跟了上去。

    城墙上守城的士兵很敬业,当刘青等人刚到城墙下的时候,就被人喊着了:“城下何人,现在已经关闭城门,要想进城等明日再进吧”。

    刘青听了士兵的话,笑了笑说道:“城上的兄弟,我乃你主古人,你至于把我手中之物交给你家将军,他遍会放我进城,你下来拿一下”刘青说着从腰间掏出一名血红色的令牌,这个令牌正是象征着在血煞中有着至高无上的权利的的令牌。

    城墙上的士兵,听了刘青的话,心中一想,“如果真是将军的古人可不好得罪”于是对着其他人吩咐了一下,自己朝着城下走来。

    “咯吱……”城门被打开了,不过城门内还布置着上千士兵。

    “就是你,说你是我们家将军额古故人”

    “呵呵,正是|

    “好,既然这样,拿请拿出你的信物,再由我通报”

    刘青笑着把手中的令牌递给士兵,普通士兵根本不知道这个令牌有多厉害,于是对着其他人吩咐了两下,直接拿着令牌进入了城内。

    城内,杨云,依然是老样子,不过相比于去年,他整个人显得更加的城外,上位者气质也浓厚了一些,不怒自威,小兵拿着令牌来到府内后,杨云还在书房内看书,这是这半年杨云养成的一个习惯。

    “报”

    “进来”杨云正在秉烛夜读,突然听到门外的喊声,眉头皱了一下,大声的喊道,随着杨云的话声,拿着刘青令牌的士兵推门而入。

    士兵进入书房内,见杨云正在坐在自己的椅子上盯着他看,赶紧单膝跪地,大声说道:“启禀将军,小人乃是城外守城官,刚才城外来了一伙人,他们说是大人的故人,因此属下特来禀报”。

    “额,这样啊,他们可有凭证”杨云闻言,脸色稍微缓和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