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侄儿,我的好侄儿,不愧是我袁绍的侄儿,居然以多胜少,打败了敌军,来来来坐,坐下休息休息,待会在好好的给为叔教训教训城外敌军”

    高干被袁绍这样说的有些不好意思,更多的是不适应,“叔父,你不必如此,为叔父打败敌军是孩儿的义务,您不必如此对我,搞的我有些不好意思”

    “哈哈哈,好,既然这样为叔,不打扰你了,你先休息一下,我出去看看”

    “叔父,我还是和您一块出去吧”

    “也好”袁绍闻言,想起了刚才那一箭,于是点了点头同意了高干的说辞,袁绍再次带着高干来到城墙上面,只见刘青的大军早已经退下了城墙,只是站咋城下不断了发射弓箭,而人却不往上冲“。

    “哈哈哈,孔融、是仪手下的士兵居然如此胆小,居然不敢冲了”袁绍看着城外刘青大军只射弓箭,不敢冲锋取消说道,其他人看着袁绍那白痴的样子不敢说什么。

    “唉,主公何时变成这般了,眼瞎临淄已经被围,现在众人都身处敌军的包围圈中,主公居然还有时间取消他人”田丰在心里叹着气,想着。

    “主公,看敌军如此作为,定有所依仗,切不可大意,我们应当严密警戒,准备守城器具才是”沮授也看的很清楚袁绍的样子,不过沮授是个忠诚之士,袁绍作为他的主公,他不想看着他灭亡,所以劝说到。

    袁绍本来心情很好,当听到沮授说出那么丧气的话,脸色变的难看了其来,对着沮授说道:“哼,沮授,你少在这里危言耸听,敌军已经胆怯,只要我们一鼓作气,一定能消灭敌军的,只要我们消灭了孔融与是仪来攻击我军的军队,那时候他们各自的领地内的守军一定不多,所以我们一定能占领青州境的”袁绍冷哼一声说道。

    沮授闻言,还不死心,继续说道:“主公,您切不可如此想,敌军强大,此时不过死示敌以弱而已,主公切莫中计”

    “哼,来人”袁绍看着沮授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