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见孔北海”是仪见孔融到了近前,按照大汉的律例,下官见了上官需行跪拜之礼,但是是仪并没有对孔融行跪拜礼,而是简单的拱了拱手说道,而且称呼及其不尊。

    是仪的表现让四周的孔融手下面露杀意。

    “是仪,见了上官为何不跪拜”一个身高八尺,身材魁梧的,三十岁的样子,说起话来嗓门很大,见是仪见孔融不拜,心中不爽,大声喊道。

    是仪闻言并不慌张,打量了一下这个说话的魁梧汉子笑着说道:“这位将军可是孔北海帐下第一高手武安国武将军。

    “你杂认识俺的”

    武安国生性敦实,说起话来,土里土气的,是仪问话,他居然回答,丝毫忘了刚才还要问罪与是仪的。

    “呵呵,将军武艺高强,名满青州我怎么可能不认识呢,今日得见将军真是三生有幸,是仪在这厢有礼了”说着居然给武安国行了一个大大的礼。

    是仪这样明目张胆的与孔融手下的武将谈话,直接把孔融仍在了一遍。

    “是仪,你怎能如此猖狂,我主再次你不跪拜便是,胆敢对我主不敬,你就不怕自己走不出北海吗”说话的是一个文士打扮的中年人。

    是仪听了这个中年文人的话打量了他一下再次笑着说道:“想必这位就是孔北海帐下第一谋士,辩才无双的刘孔慈刘大人吧”。

    “正是区区在下,在怎知道”

    “呵呵,这个刘大人不需要知道,不过刘大人的辩才在天下也是数一数二的,不如去我帐下发展如何”

    “是仪,你大胆,居然明目张胆招揽我北海官员”有时一名文士怒说道,至于刘孔慈居然没有谩骂是仪。

    孔融此时脸色铁青,一个是仪就让他帐下的人都乱了起来,“好了,都给我闭嘴”孔融扯着苍老的声音说道,听了孔融的话,众人总算是收敛了一点,而是仪脸上依然带着淡淡的笑容,打量着在场的每个人。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