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谢。”北堂绯也没有放开李嫣的手,只是对着她,忽而勾起了唇角,露出一个好看的笑容,随后转向了百姓。

    那李嫣只是被这笑容晃得一阵晕眩,那温柔干燥的掌心,竟然还是没有放开,李嫣只是恍惚,觉得自己仿佛看见了大漠里天空中漂亮的满天繁星。那一个笑容,当真是好看的不像话。她突然觉得,被父王送来这寒国,其实也不是一件这么糟糕的事情,这寒国的皇帝,看起来是一个温柔的好人。

    李嫣只是在心中默念了几次他的名字,连着眼神都变得柔软,这是个好听的名字啊,北堂绯。

    不过在百姓之中,却是混了几个北幽的人,当北幽的锦衣卫回到北幽皇宫向皇帝汇报的时候,皇帝只是紧皱着眉头,一脸的不舍,他看着面前的江云辞,有几分想说的,却有欲言又止。

    江云辞只是抬眸,看着他:“皇上,你有什么是想与臣说的?”

    皇帝也不含糊,只是突然之间表情一变,干脆就让下人端上来酒水菜肴,和江云辞对饮,直接就开始呜呜哭泣:“朕的乖女儿啊,就这样被送过去了。”

    江云辞有些无奈,这送的时候,还是皇帝自己一手操办的,怎么到现在反而还在这里哭了?

    不过北幽的皇帝可不管江云辞现在怎么想的,反正喝醉了的他就是唠叨,一直都在碎碎念:“江爱卿,你的那个亲信不是叫苏翎吗?其实朕啊一直都想要让他做朕的驸马,只是奈何天不遂人愿啊……”

    说着又是一仰脖子,把这宫廷秘制的烈酒豪迈的一饮而尽。

    江云辞只是笑得有些尴尬,他是一点都喝不下去。说真的,把大公主嫁给苏翎,这才是最尴尬的,江云辞一时都不愿意点破,还是让皇帝大人就这样认为苏翎已经死了比较好,如果告诉他苏翎是个姑娘,还是名声极大的寒国苏家祭司,那江云辞是估计自己现在不是单纯的被皇帝绑在这里陪他喝酒了,也不知道会虎什么事情。

    不过,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