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当火焰从庙门处渗进来,庙里的人几乎在同一时间惊醒。刹那,哭喊声响成一片,大人小孩都在不知所措地奔逃,却没法找到正确的逃跑方向。

    对,今夜这场由外及内燃起的大火,分别在庙门和各个窗棂处点燃,可以说从最开始就堵住了众人逃生的线路。如此看来,毫无疑问,纵火者绝对有备而来。

    秦不庸站在正中央的位置,大声喊着不要乱、不要乱,可是他的声音完全被嘈杂的哭喊淹没,起不到任何效果。情急之下,秦不庸猛地揪住一个从旁而过的三岁孩子,随手甩出,竟是将那个孩子朝熊熊燃烧的火焰抛去。

    “啊!”孩子在空中发出凄厉的惨叫。

    秦不庸这招奏效了,庙里的人们暂时忘记逃跑,纷纷看着正飞向火中的那个孩子。与此同时,冷酷的秦不庸中气上提,准备像个真正的领导者那样发表一番言论,从而稳定军心。

    说时迟那时快,燃烧着的庙门突然被撞开,瞬间有道身影蹿出,他轻舒猿臂,将转瞬就会掉入火中的三岁孩子给捞了回来。

    “是你!”秦不庸脸上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

    “对,就是我。”来人不屑一顾地说。

    尽管隔着些距离,但封川猜到,来人当是欧阳南山无疑。这个发誓要像怪物般长大的人,竟然逃脱了活埋的极刑,更在两年之后,亲自登门报仇。

    然而,两年后的欧阳南山还无法独力抗衡整个人贩子集团,群殴之下,他很快陷入苦战。但欧阳南山也不是吃素的,他使了个虚招,接着闪身到叶添身旁,只见他低下头,以极快的速度对叶添说道:“外边的篷车上插着钥匙,你带上能逃的那些人赶紧逃吧。”

    说完,欧阳南山再次和秦不庸等人纠缠在一起,明眼人都看得出,他这是准备牺牲自己拖住人贩子集团,从而为叶添赢得逃跑的机会。

    别看叶添的体态比较臃肿,实际上他可比树上的猴子还灵活。他挥手叫上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