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歉?

    如果不是看到了妹妹的嘴型,叶擎天还以为听错了。

    “怎么,不该道歉吗?”叶擎月过去挽住了闻人颜的胳膊,“如果不是姐姐,咱们兄妹能不能见面还两说。”

    “那,那似乎是应该道歉。”

    口中这样说,叶擎天却挠了头。

    暗阁发展至此,还从未给下属道过歉。

    “不道歉也行,感谢的话总会说吧?”叶擎月不干。

    “那,那我就说两句。”叶擎天尴尬的说道,“闻人啊,今晚的饭菜可是我亲手做的,就当是那啥了哈。”

    “啥?”

    有叶擎月在旁边,闻人颜的胆子也放开了。

    而且她已经很久没看到叶擎天出糗了,自然不会放过。

    “就当,就当我专门为你做的了。”

    “哥,你低个头就那么难吗?”叶擎月噘嘴。

    “好了擎月,咱们进去说,不理他。”闻人颜笑道。

    “误会已经解开,我就先回去了。”

    祝花芷清楚自己的身份,再牛逼的副总裁,也没有上阁主家饭桌的资格。

    “花芷姐,既然来了,就吃完饭再走吧。”

    “可是……”

    祝花芷不敢去看叶擎天,很是为难。

    “怎么,怕我做的饭不好吃?”叶擎天皱眉。

    “不敢不敢。”祝花芷赶紧说道,“那我,那我就放肆这一回。”

    放肆?

    叶擎月纳闷儿,祝花芷,是怕哥哥吗?

    为什么呢?

    刚才弓姐姐只说哥哥很厉害,也没说厉害到什么程度。

    不过能拿住在整座魔都都呼风唤雨的祝花芷,还确实是挺厉害的。

    还有闻人颜,怎么看向哥哥的眼神里,也有着畏惧。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