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样的情况下,打死也不能说,不说可能还能活下来,说了绝对死,但他没想到的是,剑竟然穿过了他的眉心。

    他到死都不知道凡王为什么要杀他。

    徐金见这情况也是一脸抽搐,这凡王一脸不合就杀人啊,还好自己姿态放得很低,不然今天他们阴阳宗就完了。

    “凡王,你好胆,敢在皇宫杀我的人?”话音刚落,一个中年人走了过来,同样手里握着一柄拂尘。

    这人一来,那些太监都跪倒在叫道:“舒总管。”

    徐金立马就传音给方凡道:“皇宫的太监总管舒风,掌管皇宫所有的太监,这人野心极大,我就不知道上任夏王为什么没有除掉他。”

    方凡听完徐金的话就明白许多。

    “小六子呢?”

    “夏王不舒服,不能见你。”

    “呵呵,看样子你吃定我了?”方凡不屑道。

    “凡王,这里不是城主府,不要在这里撒野,今天夏王不舒服就不接待你了,你赶快给我滚吧。

    免得我把你的人头献给夏王…………”话还没说完,一柄剑极快的向他飞来。

    他来不及躲,这一切发生太快了,即便他已经极度小心和准备了,依然没挡住方凡这一剑。

    然后剑光一过,舒总管的脑袋就掉落在地。

    这?这一刻所以的人都懵逼了?就这样?舒总管的脑袋就掉了?不是要打斗很久然后这凡王一不小心给舒总管杀了吗?

    现在怎么剧本不对?

    而徐金额头上全是冷汗,这舒总管的战力跟自己不分上下,凡王可以一剑秒掉这舒总管,那秒自己应该不用太轻松就解决了。

    “去把小六子给我请过来,不然你们这里的人全部死。”方凡的声音异常冰冷。

    “是。”跪在地上最前面的一个太监颤抖着,然后迅速进入皇宫中。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