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此机密之事都已经被林辰知晓,深深的看了林辰一眼过后才稍稍点头,林辰则缓缓开口说:“殷先生就没有怀疑过,二十年来你一直都隐蔽的很好,怎么突然就见到了危楼的人呢?”

    殷十七闻言,脸色立即阴沉了下来,深深的看了林辰一眼过后才说:“多谢林先生提醒,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林辰点头,起身直接离开。

    他并没有着急返回南海阁,也并未开车,只是一个人行走在都市的夜路上,滂沱的大雨已经停息,雾霭退散,这城市重新焕发了生机。

    公路上车流不断,但是林辰心中却莫名的有种和周围的世界格格不入的感觉。

    事实上早在从北郊拿回了属于自己的那份最后的力量过后,他就已经有了这样的一种感觉。

    他也清楚,这是因为自身的实力越发的强大,那份属于人类的感情,已经逐渐消失了。

    曾经他第一次掌控了阎王令的力量过后有人跟他说过,随着实力的不断强大,属于人类的感情终将消失,这是必然的结果。

    但林辰,却从来不愿意承认这一点。

    在他看来,事在人为。

    理清了思绪过后,林辰也就不再浪费时间,迅速返回了南海阁。

    驻影也已经返回,见林辰到来立即上前开口说:“主人,您要的消息我已经打听到了,梁先生离开之前确实曾留下过一份文件,而且现在那份文件也并没有被销毁,就在梁天宇的手中。”

    “他的行踪可有查到?”

    林辰稍稍凝眉,眼中已经有寒意流淌,驻影开口说:“查到了,这位梁家的代家主想来也是知道自己有几分实力,寻常就是两点一线的生活,不过每周他都会去名下的会所放松一下,算起来,明天恰好就是他前往会所的时间。”

    听到这话,林辰的脸上已经有笑意流淌。

    功夫不负有心人。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