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南王古墓,主墓室门口。

    李正道等人依旧在对峙。

    战斗,一触即发。

    “李正道,我最后问你一遍,让不让开!”

    前方,南宫瑾声音冰冷,眼中更带着浓稠的杀机,那话音落下的瞬间所有人向前一步涌动的寒意弥漫之间,所有人都已经感受到了浓稠的压迫感。

    李正道面容冰冷,虽然未曾开口,却已经用行动回答了南宫瑾的话语。

    “行动!”

    南宫瑾一声冷哼猛地挥手,瞬间,身后的人同时向着前方冲去。

    对峙的双方,终究在这个瞬间交战。

    所有人都已经拿出了从娘胎之中带出来的凶狠,疯狂的向着周围的人发动进攻,那恐怖的力量不断冲腾之间,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人倒在地上。

    死亡,如同瘟疫一般在不断的蔓延!

    李正道的脸色已经阴沉到了极点,身后的人同样面色凝重。

    朱凯说:“李先生,情况紧迫,还是先行撤离的好。”

    天洋市已经死了以为大人物,若是李正道的性命也交代在这里,朱凯根本没有办法向上面交代。

    话音落下的一刻,所有人的目光都已经定格在了李正道的身上。

    然而这位在海都只手遮天的大人物却并没有撤离的意思,只是看了眼时间说:“差不多了,该让镇南王的宝藏重见天日了。”

    一旁周家三爷闻言暗骂:“疯子,一群疯子!”

    “拦住他们!”

    根本未曾过多的等候,李正道猛地挥手,人群顿时向前,而他则转身飞快的向着后方那巨大的门扉冲了过去。

    只一息之间已经来到了巨大的石门之前,抬手在石门上敲击。

    与此同时,墓室之中安静等待着的张瑾瑜脸色一变,随即连忙开口:“李正道已经打开了墓室大门。”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