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索间,众人已经来到了这最后一间牢房门口。

    这房间不小,房间内已经有几个人,看起来凶神恶煞的,显然不是很好相处。

    银甲士兵将房门打开过后,房间内几人的目光都已经落到了林辰等人的身上,其中有人冷笑一声开口说:“看,又来了一群即将不如死亡的可怜人。”

    说话的是坐在角落之中一个头发杂乱的如同草堆一般,身上还穿着染血的铠甲,不断的把玩着手中匕首的男人,他满脸的络腮胡子,看起来完如同野人一样。

    在话音落下的时候,房间内早就已经存在的几个人同时发出了笑声,站在门口的银甲士兵冷哼一声过后才缓缓开口说:“石岩,我奉劝你一句最好给我老实点,不怪说的话,你若是再让我从你的嘴里听到的话,我保证明天你的舌头就从你的嘴里消失!”

    银甲士兵的眼中已经有无尽的寒意涌动,听到这话过后,被称为石岩的男人冷笑一声,双眸之中满是不屑之色,但是显然这位多少也是有些恐惧的,他并没有着急开口。

    银甲士兵这才冷哼一声,目光定格在了面前林辰几人的身上,他缓缓开口说:“你们这些人虽然是外来者,但是同样在丘潭城之中犯下了重罪,上官城主宽仁,并不愿直接对你们动手,但是你们能否活下去,就看你们的表现了。”

    “若是表现的好,戴罪立功,加入银甲军也绝不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你们最好不要让我们知道你们有任何逾越的举动,否则,等待着你们的将会是比死亡要可怕数百倍的后果。”

    “进去吧。”

    银甲士兵的声音之中并没有带着太多的威胁之意,仿佛仅仅只是在诉说着一种事实而已。

    听到这话过后,被带到这里的众人之中,除去林辰之外,余下几人的脸上都已经露出了喜色。

    他们清楚这丘潭城之中的规矩,更加知道在这丘潭城之中冲撞了上官城主,犯下了不可饶恕的错误过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