荡空山议事厅气氛压抑。

    坐在首位上的二当家程昱面若寒霜。

    面前的林辰,他看不透。

    “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冰冷的声音出口的瞬间,有无比的寒意疯狂的席卷而来,那弥漫的杀机已经在短短几个呼吸之间弥漫整个议事厅。

    寒意,如同潮水一般汹涌而来,林辰能够感觉到那如同潮水一般的寒意已经顺着他的肌肤涌入了他的身体,狂卷的寒意更如同要彻底的冻结他的血液一般。

    承受如此强横的压迫力,他感觉自己的肩头压了一座山峰一般。

    但是他更加清楚,越是到了这种时候,他就越是不能倒下。

    战斗未曾开始,有关气势之间的比拼已经真正的展开。

    此时此刻,他更加不能表现出哪怕丝毫的恐惧和担忧,否则他的计划,将会就此失败。

    冷汗已经打湿了后背,但是林辰的表情却没有丝毫的变化。

    他只是死死的盯着面前的程昱缓缓开口:“在濒死之际获得新生,掌握了远超之前的强大力量,现在我重新站在这里,你们觉得,我会做什么?”

    一步踏出,林辰双眸微眯,有细微但是却无比强烈的杀机席卷而来,已经锁定了前方的程昱。

    越是如此,他就越是无法看穿面前的林辰。

    他自认为自己是个聪明人,对于局势,也往往能够看得非常的透彻。

    至于人,他就更能够看清楚了。

    可是面前的林辰周身却仿佛漂浮着一种蒙蒙雾霭一般,根本看不真切。

    这种无法掌控的感觉,让此刻的程昱,表情越发的复杂。

    “难不成,你还要扫平整个荡空山么?”

    程昱直接从座位上站了起来,那弥漫的杀机和压迫力已经更加的浓烈了。

    强横的压迫力,让林辰心脏跳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